第八届教学大赛二等奖姚素华说课

14.6分钟 621次

姚素华,广东佛山人,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外文学院,本硕连读。于广东工业大学外国语学院执教两年后,现任教于广东交通职业技术学院。曾获“教学质量优秀奖”,曾指导学生参加省级写作比赛获二等奖,曾担任宝洁公司(广州)越洋培训翻译以及多届广交会展会翻译。2017年获第八届“外教社杯”全国高校外语教学大赛广东赛区特等奖以及全国总决赛二等奖。

 Shanghai, I came. I conquered. The experience will be engraved in my memory forever. Thank you all, my beloved friends and colleagues. The prize is for us! 


★参赛感言★


有幸代表广东省参加此次全国性的比赛,实为教学经历上的里程碑。感谢外教社搭建这样一个平台,感谢评委老师们精彩的提问和点评,感谢广东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基础部朱东华主任和教研室张彦杰主任的全力支持和用心指导,感谢去年广东参赛选手陈海涛老师以及各位同窗好友的帮助。在此次盛事中,广东赛区还荣获了最佳组织奖,获得了一赛双赢的好成绩!


作为一名普通的英语教师,我的工作就是让学生在课堂中尽可能多学知识并掌握学知识的方法,通过英语更多了解外面的世界,更好地提高自身的人文素养。一直以来,我都尽己所能地备好课、上好课,积极与学生交流,了解他们的想法,设计出适合他们的水平、兴趣和目标的教学活动。


在备赛的两个月中,我几乎每天都在为之奋斗,这个过程可谓“痛并快乐着”。我研读了“外语教学网”微信公众号的“教学风采”栏目以及每年外教社出版的大赛相关书籍,分析了往届优秀获奖选手的现场授课和即兴说课,对比赛流程和评委风格进行了了解,积累了大量学习笔记。


在得知进入全国总决赛之后,我便将赛场上所有可能出现的问题罗列出来,虚心请教在去年国赛中荣获二等奖的陈海涛老师。陈老师经验丰富,对我的问题一一作了回答,对我进行了耐心的指导。离国赛还有两周时开始网上选题,我所抽到的题目是全球PwC主席有关上海作为智慧城市之未来的一篇演讲。文章术语众多,语句复杂,信息量大。现场授课仅有20分钟,如何简洁、清晰地把教学重点完整、连贯地呈现出来是个考验。为此,我先对整篇文章的主线和背景进行了全面而细致的梳理,不放过任何一个单词,又与研究生同学和同事们讨论文章内容和教学思路,思学生所想,教学生所需,集思广益,反复推敲。然后进行全文翻译润色,不断修改课件和授课稿。最后,和学生进行教学演练,继续完善教学思路。特此感谢朱主任和张老师,二位在观摩演练之后提出很多宝贵的建议,让我受益匪浅。在两周的准备过程中,我侧重于全国决赛授课环节的准备,而对总决赛的说课环节有所忽略,因此在说课环节倍感压力,未能像在省赛中那样稳定、自如地发挥,略感遗憾。但人生就是惊喜与遗憾的交织,不是吗?


当前大学英语正面临着重要改革,其重要性被逐渐削弱。我想起在一次全国性的教学培训中,主讲人问了在场各位老师一个问题:“大学英语课堂最终能带给学生什么?”有些老师说“英语知识”,有些老师说“考试技巧”。我当时的想法是,让学生通过英语了解和学习国外先进的知识和技术,这与主讲老师的想法不谋而合——“增强我国的综合国力”。推行“一带一路”使我们国家对复合型人才的需求日益急迫,再高水平的翻译人员也无法替代专业技术人士去解决技术层面上的问题。这也是我在宝洁公司担任越洋培训翻译中的深刻感受。希望大学英语课堂能为高职高专学子在成为复合型技术人才的道路上做好铺垫。


以上便是个人在此次教学比赛以及大学英语教学中的一点体会。再次感谢外教社和广交院提供宝贵的机会,让我得以在教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深、越走越广。





说课点评专家:董剑桥教授


在总决赛的说课环节,选手们用的是同一份材料,因此,教学处理很有可比性。和大多数选手一样,姚老师分别从教学对象( who)、教学内容( what)和教学方法(how)三方面介绍了自己的教学思路和教学设计,陈述过程条理清晰、层次分明,语言表达流利自如(但口音稍重),并一如既往地使用了可视化工具( PPT),提纲挈领地展示陈述要点,总体表现中规中矩,颇有看点。


但遗憾的是姚老师的陈述并没有跳出竞赛型说课的套路:即使用笼统的元话语和程式化的教学模板,而不是就具体的教学材料(给定),针对特定的学生(假设),设计有针对性的教学方法(对策)。也就是说,用教学的一般性原则和格式化流程替代具体的教学方法 (如姚老师呈现的 3 approaches:1. heuristic–teacher,2. cooperative– students,3. grammatical–language)和教学步骤( 1. pre-reading,2. while-reading, 3. post-reading)。这样做的好处是保险,以不变应万变,也有话可讲(可事先准备);弊端是缺乏创新,不能切实解决具体问题。


另一个问题是对教材文本的解读仅止于表面字义,对内容的理解也仅在于事实性信息,而对作者的写作手法,以及借此传递的观点、态度不甚了了。对语篇、语旨的宏观把握更是缺位。文章的最后一句与两个小标题(隐喻双关)是遥相呼应的,同时也是回应文章题目的点睛之笔;第三段较之于第二段甚至是递进的: “from … to …, our trash is everywhere. Despite the fact …, their impact is still felt”。然而,凡此种种,均被老师有意无意地忽略了,难怪当提问专家要求对文章小标题进行释义时,姚老师竟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结果也就不知所云了。我们或可以说半小时的准备不足以出上品,但吃透内容毕竟是教的前提条件。


教学套路化的毛病也体现在语篇分析的“主题句”模式上。主题句是针对具体文类而言的,但是这篇材料偏偏不那么适用。老师弃黑体字小标题研读于不顾,想当然地让学生在段落中找主题句,岂不是逼着学生犯糊涂?所以,让老师自己找一下也算不得故意为难,实在也是想给大家提个醒。


讨论区

还可以输入500 个字
  • 主讲人:姚素华
  • 时长:14.6分钟
  • 来源:外教社 2018-07-12
  • ;